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野马电池好还是南孚电池好 野马电池上市了吗

2020-11-05 08:26:36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10月30日召开2020年第155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审议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野马电池)的首发申请。

野马电池是一家研发、生产和销售锌锰电池的外贸型企业,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3334万股,由光大证券担任主承销商。

公司拟募集5.58亿元,其中2.54亿元用于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1.34亿元用于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4677.20万元用于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1.2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野马电池只有余元康、陈恩乐、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和余谷涌6位自然人股东。余元康、陈恩乐持股20%,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余谷涌各自持股15%,6人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其中,余元康与余谷峰、余谷涌系父子关系,余谷峰与余谷涌系兄弟关系,陈恩乐与陈一军、陈科军系父子关系,陈一军与陈科军系兄弟关系。

从持股比例看,余元康家族和陈恩乐家族分别持有50%,6位自然人股东均不能单独控制公司,公司无控股股东。在董事会层面,上述6名自然人股东都是董事会成员,共同控制着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重大决策和公司的经营活动,从而成为野马电池的共同控制人。

因此如果发生分歧,余元康家族和陈恩乐家族势均力敌。证监会在首发反馈意见中要求野马电池说明,“公司决策机制是否能够保证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可能出现‘公司僵局’风险。”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9,806.37万元、107,789.66万元、105,198.09万元和99,062.45万元,同期净利润为13,403.40万元、5436.69万元、10,482.84万元和12,320.01万元。公司呈现营收下降,但净利润增长的态势。

对于公司营业收入下降但净利增长的情况,野马电池在回复中国经济网的采访时表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受客户的年度采购需求、客户下游的采购量和客户的生产经营情况影响有小幅度变动,属于正常的经营行为,公司整体经营情况较为平稳。

而2017年公司净利润较2016年下跌59.44%,野马电池称2017年公司净利润下降系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产品的单位成本增加所致。

2016年至2019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5,779.87万元、111,817.71万元、103,680.30万元和105,747.70万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1,547.41万元、12,023.10万元、7337.18万元、19,533.58万元。

2020年一季度,野马电池营业收入为16,373.56万元,同比下降8.7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020.25万元,同比增长33.8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957.59万元,同比增长41.80%。

公司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0,000.00万元至50,000.00万元,同比增长3.32%至29.15%;预计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5000.00万元至6000.00万元,同比增长52.42%至82.90%;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4860.00万元至5860.00万元,同比增长60.74%至93.81%。

野马电池在2019年6月20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6至2018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84%、19.36%和22.08%,综合毛利率24.90%、19.44%、22.16%。

2020年5月28日报送的第二版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8.34%、21.11%和24.63%,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42%、21.19%、24.74%。

在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2018年野马电池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和综合毛利率数据都不一致。

野马电池对中国经济网表示,公司的毛利率以最新版招股书预披露稿为准,导致毛利率发生变化的原因主要系为了核算更准确,将管理费用中核算的生产人员的社保费等重分类至存货及主营业务成本。

另外,2016年至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综合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23.17%、31.49%、30.83%、21.63%,呈现下降态势,与野马电池综合毛利率逐年上升的趋势背道而驰。

在生产经营方面,贴牌生产是野马电池最重要的经营模式,即根据客户提供的其自有品牌或代理品牌产品的性能和质量要求,公司自主采购原材料,利用自身技术和质量控制体系生产出相关产品后贴牌销售给客户,客户采购后直接对外销售的一种方式。

2017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为家乐福、乐购、松下、麦德龙等客户所生产的贴牌产品,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65%、88.86%和88.94%,占比一直维持在近9成,自有品牌营收仅占1成。

从长远看,没有自己的品牌,将对行业的持续稳定发展带来隐患。同时,随着日本、欧美电池转移的步伐减缓,国内中低端锌锰电池企业为了生存,必然加剧价格竞争,从而影响行业发展。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352.77万元、2570.50万元、2758.73万元和2882.3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62%、2.38%、2.62%和2.91%。公司的研发投入较低,占比较少。

2017年至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3.76%、3.86%和4.16%,各期均高于野马电池。

对于近三年来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长虹能源、力王股份和亚锦科技,野马电池对中国经济网称,研发费用率低于力王股份,主要系其收入规模较小所致;而研发费用率低于长虹能源、亚锦科技,主要是两者除了在碱锰电池业务板块进行研发之外,对锂电池业务板块的研发投入。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碱性电池产能利用率分别是108.12%、119.19%、107.84%、88.75%,碳性电池的产能利用率为105.34%、111.77%、95.55%、76.45%。其中,碱性电池和碳性电池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较2018年均有近20%的回落。

根据野马电池IPO募集资金说明,其第一大募投项目为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但在产能利用率不足情况下,再募资扩建的必要性值得商榷。

野马电池对中国经济网表示,目前公司碱性电池业务在每年的销售旺季(下半年)面临产能饱和的局面,生产排期较为紧张,导致发货周期延长,不利于较好地满足客户需求。未来伴随着碱性电池市场的不断增长,公司产能不足情况会更加凸显,因此,“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将扩建3条碱性电池生产线,扩大公司产品供应能力,满足未来公司业务增长的需求。

据IPO日报,野马电池此次欲募集12,289.44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截至2019年末,野马电池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5,239.96万元,其中15,152.58万元用于购买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

可以看到,野马电池用于购买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的资金,完全足够支付12,289.44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上市募投项目。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出口销售额分别为66,073.50万元、93,612.80万元、89,691.93万元和84,901.77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73.68%、86.98%、85.41%和85.86%。其中,野马电池出口到美国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6,211.43万元、27,804.36万元、30,288.18万元和19,676.34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9.19%、25.83%、28.84%和19.90%。

招股书中称,若境外客户所在国对公司产品采取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加征反倾销税等贸易保护措施,则将对公司产品出口至上述国家产生不利影响。

由于产品主要销往国外,野马电池产的锌锰电池出口销售享受15%、16%、13%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出口退税额也成了影响公司净利润的重要因素。

2016年至2019年,公司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5,259.93万元、10,034.97万元、9506.76万元和7448.94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20%、166.54%、76.19%、51.23%。

除此之外,野马电池的政府补助也不少,2016年至2019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548.19万元、224.47万元、292.57万元和1131.93万元。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资产总额分别为61,850.02万元、71,433.01万元、72,264.91万元和76,740.10万元,其中流动资产42,301.27万元、48,748.49万元、49,764.18万元和53,622.22万元,占比68.39%、68.24%、68.86%和69.88%。

公司的流动资产主要为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应收账款和存货。其中货币资金分别为3315.04万元、12,982.67万元、5849.19万元和4823.06万元,主要为银行存款和其他货币资金构成。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负债总额分别为27,682.54万元、36,536.75万元、27,253.20万元和26,208.38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27,186.68万元、36,119.42万元、26,622.26万元和23,700.82万元,占比98.21%、98.86%、97.68%和90.43%。

公司的流动负债主要由应付票据、应付账款构成。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公司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3886.42万元、9187.19万元、7399.36万元和5394.46万元,占负债的比例分别为14.04%、25.15%、27.15%和20.58%。

同期,公司的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16,258.55万元、17,020.19万元、15,205.28万元和14,757.78万元,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分别为58.73%、46.58%、55.79%和56.31%。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野马电池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4.26%、47.95%、36.48%和31.09%,流动比率分别为1.56、1.35、1.87和2.26,公司的速动比率分别为1.02、0.89、1.27和1.62。

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1.56%、29.44%、41.31%和35.66%,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79、3.42、2.22和1.57,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37、2.86、1.77和1.08。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野马电池的应收账款净额为19,873.29万元、17,372.30万元、21,442.76万元和16,901.4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13%、16.12%、20.38%和17.06%。

2017年至2019年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信用期外金额分别为3994.72万元、6865.52万元和2190.97万元,占比分别为16.72%、31.06%和12.57%。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55、5.61、5.26和5.01,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4.51、8.81、8.58和4.74。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野马电池存货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4,444.07万元、16,333.15万元、15,654.34万元和14,874.92万元,主要是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原材料。

上述同期,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67、5.63、5.12和4.85,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5.38、5.09、4.52和4.52。

2017年末至2019年末,野马电池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658家、824家、476家。其中2018年新增经销商221家、减少经销商1055家,2019年新增经销商183家、减少经销商531家。

2018年以来,野马电池的经销商数量净减少约70%。野马电池对中国经济网表示,公司经销商减少主要是由于公司注重对经销商的管理和考核,与不满足要求的经销商终止合作,以及经销商基于未来业务发展情况考虑等自身原因终止与公司的合作。公司与主要客户均已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另外,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的环保投入分别为34.29万元、190.99万元、34.29万元、31.47万元,逐年减少。

2016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共进行了4次股利分配,合计27,289.20万元。

锌锰电池企业冲刺上市两大家族持股比例相当

野马电池的前身是力达电池,成立于1996年5月。经过数次股权转让与增资,其于2017年11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招股书显示,野马电池是专注于高性能、环保锌锰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家用电器、电动玩具、智能家居用品、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仪器、新型消费电子、无线安防设备、户外电子设备、无线通讯设备、应急照明等多个领域。

招股书披露,野马电池只有余元康、陈恩乐、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和余谷涌六位自然人股东。余元康、陈恩乐持股20%,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余谷涌各自持股15%。

其中,余元康与余谷峰、余谷涌系父子关系,余谷峰与余谷涌系兄弟关系,陈恩乐与陈一军、陈科军系父子关系,陈一军与陈科军系兄弟关系。

最近更新